第520章(1 / 2)

这一封信,是一封战书,来自北江剑痴的战书。

七年前,南北两江打得焦着不下,双方都是伤亡惨重,到最后甚至已经到了惊动官方的地步。

关键时刻,是魏庄一纸战书抛出,约战北江剑痴,最终以一招的优势打败北江剑痴,致使北江王那边士气大损,最终悻悻而归,终止了这场战争。

那时候魏庄那一封战书上面的字一样是霸气侧漏,而如今北江剑痴这战书中的字一样是杀机尽显。

魏庄的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他这几天不断地擦拭着自己的那一柄龙头刀,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刻的到来吗。

“北江剑痴,果然还是逃不出那个“痴”字,七年前他输你一招,这七年,他怕是被这一招困得疯魔了。”

袁仲一边说着,一边重新让人给自己添了一杯茶:“去吗?”

魏仲依旧打量着手中的那一张字条:“杀机尽显,锋芒毕露,比起七年前,这北江剑痴的实力,的确是精进了一大截。”

话到此处,魏庄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,他继续擦拭着手中的那柄龙头刀,长吁一声。

“南江刀狂,北江剑痴,这一战不可避免。”

“可有把握?”袁仲继续问道。

“剑痴苦练七年,实力大增,我魏庄这七年,一样没有落下。”

袁仲却是突然沉默了好一阵子:“决定了?”

“嗯,战书都飞来了,我还有选择吗?七年前是我主动约战,剑痴来了,如今七年后,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?”

“习武之人,如若怂了一次,断了脊梁,那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魔障,那这一生就算是废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